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西青区问答_新闻天下——读取天下新闻

西青区问答

新昌县社区

田青松在痛悔(上),被害人的父亲在痛哭(下)。

原标题:成绩优秀的贫家女交不起学费,窘迫无助时得到一位大叔的资助,却不知那竟是温柔陷阱——

助学大叔的狠心

2015年11月25日,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田青松进入江苏省南通监狱服刑。面对笔者,喜欢看琼瑶小说的他一声叹息:“如果我和她,千帆过尽,各自回到原本属于自己的轨迹,那该多好。可惜啊,来不及了。”

时间向前推到2014年8月11日,郑州火车站候车室,小周给未婚妻方晓慧(化名)发短信:我快上车了,下午就能见面啦!方晓慧没回复。六个半小时后,小周又连发几条短信,方晓慧仍未回复。小周到达常州北站,方晓慧没有如约前来接站,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。想起之前收到过的那条诡异短信,“再跟她在一起,就杀了你全家”,小周打了个寒颤,立即与方家人联系,然后报警。一周后,派出所通知小周:方晓慧被杀害分尸后抛进常州护城河。2014年9月5日,畏罪潜逃的田青松被警方抓获归案。

他对家庭没什么念想

田青松和方晓慧都是河南省通许县人。

通许县城南部有一片茂密森林,国有单位通许林场在那里负责护林造林。田青松从部队复员后,就在通许林场担任护林员。

仅凭第一印象,人们很难把田青松和杀人分尸联系在一起。他模样清秀,性情温和,举止谈吐温文尔雅,是公认的好脾气。现年45岁的他,在遇见方晓慧之前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浪漫情怀的幻想者。他身材匀称酷爱舞蹈,中专毕业后当过舞蹈教练,梦想有一天能在央视春晚上崭露头角。因为报考艺术院校屡试屡败,他才摒弃浪漫梦想当了兵。在部队,他入了党,又学会了驾驶、针灸等技能。

田青松在部队期间,经父母操办与王秀雪(化名)结了婚。王秀雪在通许县一家企业上班,本分贤惠,婚后与田青松育有一双儿女。然而,一直喜欢看琼瑶小说的田青松固守着心里的浪漫幻想,对妻子的贤惠视而不见,对美满的家庭毫无感觉。双休日他很少回家,自己的收入也很少拿给妻子。王秀雪独自抚养一双儿女,侍奉婆婆,长期忍受着田青松的冷漠自私。

通许林场有一派世外桃源的风景,高高耸立的杨树刺槐,满地丛生的茅草黄蒿,野兔松鼠随处撒欢,喜鹊、斑鸠、画眉叽叽喳喳。面对梦幻般的美景,田青松时常想入非非,认为如此浪漫美好的地方应该有一段惊艳绝伦的邂逅才对。终于有一天,他幻想成真。方晓慧家所在的村子依山傍水,而山林河流都属于田青松日常巡视范围。这天,田青松外出查看河道,偶然走进了方家……

她是家里唯一的希望

方晓慧家是村子里最为穷困潦倒的一户。茅草屋,家徒四壁,六十出头的方晓慧父亲总是一脸愁苦,看上去比其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。因为家里太穷,他快三十岁了才讨得一个媳妇。也是因为穷,他讨到的是个先天痴呆的媳妇。婚后他有了二子二女,除了老三方晓慧,其他三个子女都遗传了母亲的痴呆症,智力水平只能达到生活自理的程度,完全无法从事生产劳动。

尽管四个没有劳动能力的家庭成员都享受了低保待遇,可每人每月不到百元的补助还是杯水车薪。方晓慧的父亲文化程度低,也没什么技能,只能到处打短工,赚取微薄的收入。他一辈子辛苦奔波,一门心思培养家里的唯一希望——方晓慧。

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,方晓慧是不幸的,可不幸中又有幸运的成分,她没有遗传母亲的病症,从小就聪明伶俐,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,每学期都会拿回大红奖状。她还特别懂事,初中时住校,课余时间她会到小吃店打短工,尽管得到的报酬仅仅是一顿免费的午餐。对自己的家庭她没有半点嫌弃,一到双休日就回家洗衣做饭,照顾患病的至亲,帮父亲分担家务。考入县高级中学后,她刻苦学习毫不懈怠,因为她知道,她的人生承载着一家的希望。

2007年春天,学校通知上高三的方晓慧补交拖欠的学费,否则便不能参加高考。眼看要进入高考最后冲刺阶段,家里拿不出钱来,方晓慧又不忍心向苦累了一辈子仍然捉襟见肘的父亲开口。在她一生最难的时候,一位好心的大叔出现了。

她一心报答,他一心占有

回忆与方晓慧第一次见面的情景,田青松至今仍激动不已,描述时用词夸张,足见他当时有多震撼。

那天田青松偶然走进方家,恰好双休日方晓慧在家。一眼见到这个清纯的女孩,他心头一颤:“天呐,这不就是梦中无数次遇见的那个女孩吗?她是我这一生一直在找寻的女子,是我命中的爱人!苹果般红润的脸颊,粉红白皙的肌肤,窈窕婀娜的身段,就是她,没错!梦中她就是这么年轻青涩,就是这样冲着我淡淡一笑……”

欣喜若狂的田青松也看到了这个家的窘况,知道方晓慧拖欠学费的困难,他回林场取来五百元递给女孩,“晓慧,以后你的学费我资助。”那一刻,他暗自发下誓愿:这个女孩是我的,永远是我的!

方晓慧接过钱,眼眶有些湿润,“谢谢叔叔!”在单纯的她看来,这位面善的大叔是她的救星,她的贵人。

那天,方家备了酒菜想留田青松吃晚饭,田青松谢绝了。虽然他内心燃烧着无法抑制的想接近晓慧的冲动,但他毕竟是个有家室儿女的人,他想要克制,就暂时回避了。可当天晚上,他在林场单身宿舍里辗转反侧一夜没合眼,天亮了又去方家,用摩托车送方晓慧去二十里外的县城中学,说他家就在县城,也算顺路。然而,他把方晓慧送到学校门口后直接回了林场,根本没踏进家门一步,他的内心完全被方晓慧填满了,根本无暇顾及妻子和正在读小学的儿女,还有多年患病的老母亲。

此后,每个双休日田青松都去接送方晓慧,给她一些零花钱,带她去林场游玩。每次贴近方晓慧的时候,他的呼吸似乎都要停止了。一次在县城逛街,方晓慧走累了,田青松弯腰背起她。方晓慧把大叔的照顾看成一种近似父爱的情感,而田青松的感觉完全是另一种,肉体与肉体的贴近令他热血沸腾,时年三十五岁的他,因为“无爱的婚姻”正处于饥渴压抑的状态。

方晓慧要高考了,考场不在自己的学校,田青松接她到县城自己家中住宿。王秀雪没多想,把这个小女孩当小辈一样照顾。

三天高考结束,田青松告诉妻子他要回林场顺路带方晓慧回家,其实却把方晓慧安顿在一家小旅馆,说“陪你玩两天再送你回家”。方晓慧没有反对。当天晚上,田青松如愿以偿得到了这个女孩。第二天,他带方晓慧回林场单身宿舍再住了一晚,这才依依不舍把她送回家。田青松说:“以后别叫我叔了!”方晓慧咬着嘴唇没吱声。

对与田青松关系的重大改变,方晓慧的态度似乎是自愿的。或许她觉得田青松帮她这么多,以身相报是应该的吧。

她铁心要走,他狠心下杀手

2007年9月,方晓慧被河南省商丘市一所大专院校录取。

从此每个周五下午,田青松都会骑着那辆半旧的摩托车,风雨无阻地跑一百公里赶到商丘,准时出现在校门口。他要杜绝方晓慧单独与外界接触的一切可能。他们在学校附近的宾馆里共度周末,到周日午夜田晓慧睡熟后,田青松才会离开,因为那个时候方晓慧不可能回学校,他才踏实。临走时,他会留二百元钱给方晓慧作为一周的零花钱。三年间的每个周末,田青松都这样折腾一次。

方晓慧上大一时,有一天,他父亲接到班主任的电话,“下午放学时,你女儿被一个中年男子接走了,当晚没回学校宿舍。”女儿回家时,父亲质问此事,方晓慧支支吾吾地承认与田青松有些来往,但没告之实情。方父沉着脸说:“别再跟他来往了,姑娘家得保全自己。”方晓慧的姑姑也在场,帮着劝道:“你一个黄花闺女,他却有老婆孩子,不合适。赶紧断了吧!”见方晓慧点头答应了,长辈们便没再提起这件事。

2010年6月,方晓慧完成学业,经同学介绍到常州市某科技园工作。数月后,田青松辞去国营林场的工作也来到常州,在方晓慧同一单位担任保安。他俩租房同居,互称老公老婆。

房东老周说:“他俩租我家二楼住了三年,跟外人不大说话,没见吵过架,好像挺好的。”而实际上,田青松曾两次向妻子提出离婚都被拒绝。他告诉方晓慧:“我肯定离婚,你嫁给我,你一家我来养。”他甚至买了结婚戒指,下跪求婚。方晓慧坚决拒绝了,“我跟你结婚家里要闹翻天的,你要逼我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2014年初,方晓慧怀孕了。田青松很想要这个孩子,却最终拗不过方晓慧,陪她去医院做了人流。

2014年春节,方晓慧回家过年,与同年的小周确定了恋爱关系。年后她回常州上班,每天都和小周保持联系。

率直阳光的小周激发起方晓慧的少女情怀和对正常婚姻家庭的憧憬。五一长假,方晓慧回家与小周正式订婚,约定年底完婚,男方送来彩礼四万元。随后,方晓慧跟小周去了郑州,其间总被田青松短信电话骚扰。小周问起对方是谁,方晓慧回答:“是个有老婆孩子的男人,一直纠缠我。”

吊诡的是,从郑州回常州的当天晚上,方晓慧仍然躺在了田青松身边。方晓慧不在的日子里,田青松度日如年,每天都被嫉妒煎熬着,半个月就瘦了十来斤。这一次,他预感到方晓慧真的要离他而去了,不禁产生了同归于尽的念头。

未婚夫第二天就要来常州了,方晓慧这才跟田青松实话实说:“我春节回家相亲,亲事已经定下。我男朋友明天就来,你不能住这里了。”晚饭后,田青松整理日常用品准备第二天搬走。

午夜两点多,田青松醒来,情绪异常焦躁:决不让别人得到她!于是,他拿出事先准备的榔头,狠狠砸向方晓慧的后脑……分尸后,他将死者的肝脏和心脏焚烧成灰烬,装进小包随身携带。“她是我的心肝宝贝,我要永远带着她。”田青松说。

守着女儿的遗像,方晓慧的父亲老泪纵横:“为什么你要瞒着家里呀?我就这么一个懂事的女儿……老天爷啊!”

2015年4月27日,常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:被告人田青松所犯罪行极其严重,手段残忍,论罪当处死刑,但鉴于被害人方晓慧为被告人的同居女友,两人在共同生活期间因感情纠葛引发本案,可不必立即执行,判处田青松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新昌县社区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